改革开放40年人物故事(4)彭厚余:从电话到手机,见证湖南通信行业的变迁

2018-11-08 11:37:48 [来源:华声在线] [作者:张鼎峰 陈凡军] [编辑:曾晓晨]
字体:【

个人简介

彭厚余,男,生于1943年,长沙县人。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通信行业工作,见证了湖南通信事业的起步和发展。

华声在线记者 张鼎峰 通讯员 陈凡军 长沙报道

人物故事

走在路上,随处可见用智能手机聊微信刷微博的人,大家对于用文字、语音、视频通讯早就习以为常了。若是在40年前,恐怕没人能想到这种场景。从电报到固定电话,从“大哥大”、BP机到如今的智能手机,人们的通讯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改革开放40年来,湖南的通信事业得到了飞速的发展,彭厚余便是直接的见证者和参与者。他从事过技术工作,对技术的进步了如指掌。他也当过管理人员,从不同地角度感受到了通信对时代的改变。

彭厚余

打长途电话要等两天

彭厚余是中国邮电大学毕业的,在学校期间,他学的是电话电报专业。大学毕业后,他一直在外地工作。1978年,他回到了湖南汨罗电话局工作,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。

“在北京从来没打过电话,更别说回到县里了。从县里到市里再到长沙,线路也没有几条。” 彭厚余介绍,当时从汨罗到岳阳,总共才两条线路,通信设备和技术都十分落后,设备大多是国外的。

自身技术力量不够,线路质量也不好,通话质量更是全看运气,人们选择得多的还是电报这种方式。此外,缺电也是彭厚余在工作中遇到的麻烦,由于县里设备不够完善,他时常还要为端机是否有电而操心。

“长途电话可不好打,有时候打一两天都不一定能打通。”彭厚余介绍,电话在那个年代就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,主要是为党政军服务,普通百姓都没怎么用过。

1985年,彭厚余调到长沙电信局工作,电话这时也逐步在老百姓家中出现。“刚开始在长沙装电话,初装费就要4000块,如果你家不在线路的范围内,还要额外收钱。”彭厚余说,谁家里如果有了电话,马上就会成为街坊邻居眼中“了不起的事”。

“大哥大”开启了移动通信

来到长沙之后,彭厚余走到了管理岗位,主要负责电报和传真业务。

“电报在当时是主流通讯方式,有用户电报和公众电报两种,不少企业使用的用户电报。”彭厚余回忆,当时在值班室将报纸底板冲印再送到报社,常常要忙到很晚,这是他众多工作之一。“电报主流,电话是少数。”

不过到了90年代,“大哥大”的出现,再次对主流通信方式产生了冲击。

从包里掏出砖头一般的机器,先把顶部的天线拔起来,然后再拨号打电话,这是当年用“大哥大”的常见动作。之所以要从包里拿出来,是因为“大哥大”的体积大,口袋放不下。而把天线拔起来,是为了让信号更好。

“这一套动作和现在比,麻烦很多,但在当年也并非每个人都用过,那是一个身份的象征。”彭厚余说,“大哥大”收费可不便宜,打给别人要收费,接别人的电话也要收费。为此,有的人会配一个BP机,收到信息后再去固定电话上面回复,尽量少用“大哥大”通话。

“现在电话都用得少了,大家都有手机了。” 彭厚余感慨,“大哥大”虽然已经被淘汰很多年了,但是开启了移动通信,让大家看见了移动通信的苗头。

彭厚余参与编写的电信志

机制改革促进了活力

随着通信事业的不断发展,体制改革也逐渐提上日程。

1999年8月,湖南移动通信业务与固定电话业务全面完成分离,移动通信行业管理与企业管理实施分开,挂牌成立湖南移动通信公司,全面承担湖南省的移动通信网络运营、经营服务、工程建设等企业运营管理工作。

“当时很多人迷茫,不知道到企业工作之后会怎么样。” 彭厚余就是在这次机制改革中到了湖南移动,开始从事行政相关的工作。在经历了过渡期之后,彭厚余和很多人一样逐渐适应了。他认为,湖南移动在不断向现代化企业转型,发展速度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想。

由于是元老级员工,既懂技术又搞过管理,彭厚余应邀参与了湖南省志电信志的编写,很多关键的事情都被他一一记录了下来。“年代久远的一些细节,我都是直接找当事人去问,以后想问就没人问了。”彭厚余说,他在梳理湖南通信历史的过程中,更加感受到了通信对生活的改变,对发展的促进。

“现在,即便偏远地区的使用率不多,也都通了网。”彭厚余对现在通信业取得的成绩很自豪,他告诉记者,现在运营商在基站建设、网络质量的保障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,资费也下降了很多。当年电话都用不起,话费比工资还高,而现在通信产生的费用,占工资的比例已经很低了。

湖南通信行业大事记

1978年,全省固定电话39221户。

1990年,湖南邮电第一条国产光缆工程投入运行。

1992年,全省第一期移动蜂窝模拟电话系统在长沙开通。

1997年,全省市内电话网全部自动化,“摇把子”成为历史。

1998年,无线寻呼业务剥离,邮电分营。

2004年,湖南省启动“村村通工程”,要求3年内实现行政村100%通电话。

2009年,三大运营商相继开始布局3G网络。

2014年,三大运营商相继推出4G商用服务。

2015年,三大运营商固定宽带、移动流量平均资费水平降幅分别超过了50%和39%。

2016年,三大运营商取消国内手机长途漫游费,大幅降低国际长途和漫游资费。

2018年,三大运营商取消流量“漫游”费。

今日热点
焦点图
博聚网
博聚网